当前位置:主页 > 香港金钱树论坛开奖 > 正文
典藏今艺术 一尾“黑鳍”甩出艺术电影诸多事
发布机构:本站原创    浏览次数:次 发布时间:2021-11-12

  2016年11月,黑鳍Blackfin(以下简称黑鳍)带着翟义祥的《马赛克少女》拿下了第十届金马创投的百万首奖,这是金马奖第一次把创投首奖颁发给内地团队。12月,黑鳍公布了2017年的新片计划,6部影片包括耿军《东北虎》、王通《天河日夜》、夏昊《23号》、覃钰柯《微物之神》、翟义祥《马赛克少女》和邱炯炯《猢狲》,呼唤着中国艺术电影的新鲜活力。

  黑鳍作为中国首家艺术电影制片公司,他们的成绩也有目共睹:翟义祥的《还俗》获2015年FIRST青年电影展最佳艺术贡献奖,王学博的《清水里的刀子》获2016年釜山国际电影节“新浪潮”奖,耿军的《轻松+愉快》获2017年圣丹斯国际电影节“世界剧情长片单元”提名。此外,还有邱炯炯的《痴》,马翔的《消灭大学生》,高子鹏与吴梦的《上海青年》。而2016年7月上映的《路边野餐》则把黑鳍传媒推向了面朝大众的舞台。

  《路边野餐》(Kaili Blues)是一部神奇的电影,晕乎乎的长镜头,陌生方言下的诗歌,交代不清的故事线索,观众就在这般不明就里中跟着主角走了一遭前世今生,不少人在心里犯着嘀咕、眼皮沉沉,在结尾《告白》的一曲悠扬中,大脑空白地看着影片落幕,恍如隔世。

  “为了寻找你,我搬进鸟的眼睛,经常盯着路过的风。”,在贵州凯里凋敝的山村里,主角陈升念着这句诗,他寻找走丢的侄子,寻找不再相遇的旧情人,寻找自己的过往。110分钟里,西南的村庄弯弯绕绕,诚挚的诗句写写停停,时空和命运交错缠绵,质朴、简略又动人。

  导演毕赣的这部作品有着艺术电影的特点:诗意的画面语言、零散的故事剧情,这样的影片在商业院线上映一直以来都有“叫好不叫座”或是“既不叫好也不叫座”的风险。《路边野餐》同样有着两极分化的评论,不过这次更多的人选择为《路边野餐》点赞,并非他们梳理清了整个故事剧情,而是在《路边野餐》这部梦里他们愉悦、感怀,梦醒后的回忆中,这份心怀有增无减。

  黑鳍是最早介入《路边野餐》的公司,完成了影片的所有制作和首轮电影节,黑鳍创始人王子剑说:“最终的成绩是所有人没有想到的,甚至最后我们都不太认识别人嘴里的《路边野餐》了。”黑鳍托了很多人找到洛迦诺国际电影节的选片人,之后十几个人一起去了瑞士,这是次让王子剑难以忘怀的电影节体验,之后都再没了如此心绪。第68届洛迦诺国际电影节“当代电影人单元最佳新导演奖”、第52届台北金马影展“最佳新导演”和“国际影评人费比西奖”是《路边野餐》交出的成绩,也是黑鳍的一份答卷。

  王子剑也因为《路边野餐》被推到了台前,问及《路边野餐》的问题时他也会无奈地表示这问题已经回答了很多遍;毕竟,《路边野餐》不是黑鳍唯一的优秀作品,也不是他们艺术电影路的完结。

  其实一开始,王子剑想要自己拍电影,专业珠宝设计的他从大二开始做摄影师,大四还在栗宪庭电影学校学习了一个假期。黑鳍成立之前,王子剑正在邱炯炯的电影《痴》里担任副导演,觉得国内艺术电影还不成熟,没有形成自己的专业流程,临时遇到问题才会寻找解决方案,而且是通过个人去解决。“大家都想当导演拍片子,没有人想做制片。”于是黑鳍成立了。

  王子剑介绍团队的逐步转型:“一开始先做制作团队,锻炼团队的同时维持基本的运营。从做技术切入逐渐转向做内容,然后到现在有了更大的制片管理的概念。”现在这家中国首家艺术电影制片公司的介绍上这样写着:“黑鳍blackfin是一家专门从事投资、制作、发行艺术电影和独立纪录片的制片公司……分别负责制作、项目开发、国际销售及版权引进……我们正站在国际视野践行自己的电影艺术理想,亦在为中国及海外电影市场注入活力。”

  王子剑明白艺术电影有着特殊性,体量小、导演新、题材猛,因此黑鳍参考了欧洲制片公司的模式,把投资和制作分开,一方面是从创作角度考虑的需要,一方面是对“投资+制片”这种缺乏竞争力方式的抛弃。“国内很多人把投资、制作、发行绑在一起,我们是拆开来做,只做制片不做投资,至少不做主投,和国内传统不太一样。”黑鳍在创作上把决定权交给导演,在运营上也尊重市场,逐渐摸索出能平衡专业制片管理和导演个人话语的模式,双方明确分工、平等工作。

  黑鳍目前有全职员工12人,联合制片6人,导演6人,王子剑曾笑称公司里是一批古怪的人,有学珠宝设计的老板、写小说的行政、跳街舞的剪辑师等,不过大家都有想拍片的理想。导演的选择更加重要,“会先看基本的文字,然后扔掉文字直接面对导演,这是个双向选择的过程,要看气场合不合,毕竟在一起工作2、3年看对方不烦是基础。而且导演要对项目有十足的野心,有很强的执行能力,敢于想象电影完成时有独特的地方、是很好的电影。”

  黑鳍已经完成的6部电影代表着第一阶段的结束,在这一阶段,类型感的影片是黑鳍的选择对象,而与市场对接则是黑鳍进行的尝试。下一阶段的6部电影,黑鳍选择了观念性更强、语言更创新、内容更极致的影片,希望能有新的尝试和挑战。其中大部分电影从2016年年中开始规划,而斩获金马创投大奖的《马赛克少女》从2016年初开始推行项目,即将开机。黑鳍的2年计划已经排好,在王子剑看来时间规划很重要,他自己的时间也已经排的满满当当的:会见主创、导演、机构,6个电影项目、2个电影节项目加上公司例会,王子剑开玩笑需要大病一场或者公司倒闭才能有空闲时间。

  自己拍电影的理想目前是没时间实现了,不过黑鳍的专业工作让王子剑对艺术电影的现状看得更清楚,对国内艺术电影发展的困难也更有体会。“困难分内因和外因,外因在于电影的关键环节其实还是一门生意,解决了生产还是没办法解决销售。现在市场上有一些假积极的信号,给一些年轻导演制造我也可以做大、可以很成功的假象,我们公司也是起到纽带作用,调节导演需求和市场需求。内因就是导演创作,看导演能把视野放到什么程度,能创造什么样的新语言。”

  导演创作和市场需求,是电影制作的两大考虑因素,在艺术电影中这两者的调节更加棘手。虽然近几年艺术电影的热度逐渐上升,不过王子剑用“假积极信号”戳破表面泡沫:“普通观众看艺术电影的机会还是非常小,会有越来越多人关注,但并不一定有越来越多人进来看。像20几岁来自小城市的青年约女朋友看电影,会选艺术电影吗?可能性不大,我们也不忍心赚他的票钱。艺术电影并不是能创造万人空巷局面的电影类型,因为它抽象的电影语言,但这很有意义。”

  艺术电影市场的大环境近期不会有重大变革,但一代代导演层出不穷。不同于之前导演大多关注于时代背景下的大格局,年轻化趋势带来的是更个体化的感悟和语言。黑鳍的导演大致可以分为75后和85后,在王子剑的观察看来,时代的变化确实也反映在艺术电影中,“那些40岁左右的导演经历过一些变革,他们的主题有一些共性,更多关注宏观的、大格局下的事件或当下。85后开始更多强调个体,会选择更好看的方式讲故事,观照个体的命运。90后就更特别,更有活力、更个人化、人与社会的关系更微妙,这种时代的变化也没有什么不好,可能这个时代就要讲自己的故事。”

  从技术制作、内容转向到如今制片管理,从国外制片模式与本土现状结合而选择的制片、投资拆分的运营方式,从尝试与市场对接到下一阶段的新突破,黑鳍对自身的定位和特点愈发明晰。国际发行、艺术影院、导演经纪是黑鳍之后会开拓的新内容,这些筹备将使黑鳍形成更系统的布局,创造新的价值。国内艺术电影的暖春正慢慢来临,但制作发行的一系列困难仍可以想见,在大部分院线影片质量不佳的今天,艺术电影所坚持的独立性、反思性和诗性弥足珍贵。王子剑在谈起《路边野餐》时轻描淡写地说“这是我们想做的电影,这也是他们想拍的电影。”一句话,涵括了多少困难、磨合、志同道合的执著。其实这,也是我们想看的电影。

织梦CMS官方 DedeCMS维基手册 织梦技术论坛
Power by DedeC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