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香港金钱树论坛开奖 > 正文
戴笠策划的眼镜蛇行动:猎杀日军第一女谍用达姆弹把她打成筛子
发布机构:本站原创    浏览次数:次 发布时间:2021-12-31

  #戴笠#日军第一女谍南造云子极其神秘,神秘到军统将其狙杀,没有开庆功会,也没有人得到奖金,从戴笠到陈恭澍沈醉,大家都假装这事儿没发生过。

  查阅军统档案之外的其他史料,我们就会发现戴笠和陈恭澍沈醉等人讳莫如深的真实原因:南造云子不简单,他跟老蒋身边的很多大佬都有猫腻,所以军统在将其秘密抓捕后,她居然能带着其他六名日谍一起越狱逃跑,这说明有相当权力的人提供了相当重要的帮助。

  能从军统的监狱中逃跑,而且一次逃跑了七个,这事儿诡异得令人细思极恐,所以军统专门制定了一个代号“眼镜蛇”的刺杀计划,严令将南造云子当场狙杀,只要死得不要活得。为了确保行动成功,戴笠还专门给行动队员配发了杀伤力极大的达姆弹:遇到此女,不管三七二十一,打光子弹算完,一定要把她打成筛子,免得她死灰复燃!

  现有史料可查并跟南云造子有关或由其主导的惊天大案有两桩:其一为行政院秘书黄浚通倭案,其二为凯申军校遇刺案。

  这两桩大案的名字,是笔者自己拟的——很多事情写得不能太直白,只好用同义词代替。

  黄浚通倭案涉及到一桩重大机密:1937年8月5日,蒋、汪等军委会高官制定了一项军事计划,要把在长江上游弋的日军舰船一网打尽,具体办法就是封锁江阴要塞的江面,来一个关门打狗,不管是军舰黑厮商船只要挂着膏药旗,就统统用岸炮击沉。

  命令刚刚下达,部队还没调动、弹药尚未备齐的时候,所有的日舰在8月6日、7日两天之内,疯了一样往下游冲,绝大多数都在岸炮开火前逃过了江阴,蒋军舰船仓促拦截,结果只拦住了两条商船。

  制定计划的时候,老汪还没想过当汉奸,老蒋自然不会泄露机密,其他高官的嫌疑也都可以排除,最后疑点就集中到了现场记录的行政院机要秘书黄浚身上。

  还没等军统(当时叫力行社特务处,为了方便起见,咱们直接称其为军统)抓人,老蒋又遇到了刺杀,这回刺杀老蒋的不是王亚樵,而是两个鬼子间谍:这两个间谍要在军校举行的“总理(孙)纪念周”活动中,刺杀登台讲话的老蒋,结果被检查人员识破,仓促之间驾车逃跑,而他们驾驶的小轿车,就是黄浚的。

  黄浚和他儿子黄晟在家中被抓,卧室里藏着的南造云子也随之落网。军统特工的门的审讯手段,不是黄浚黄晟能抗拒得了的,南造云子虽然受过专业训练,但是军统对付女谍,也有一套不可言说的办法,于是他(她)们竹筒倒豆子,招供了南造云子的全部底细:南造云子,1909年出生于上海的一个日人家庭,十三岁被送回本土接受特工训练,其教官就是土肥原贤二。

  在土肥原贤二的教导下,南造云子学会了射击、爆破、化妆、投毒等特工技术。1926年,十七岁的南造云子潜入大连,1929年化名廖雅权,以失学学生的身份为掩护,打入老蒋常去的国防部汤山镇温泉招待所当了“招待员”——老将喜欢泡温泉,很多秘密军事会议都在温泉招待所召开,而“招待员”好像也不仅仅是端茶送水。

  “女招待”廖雅权(南造云子)先是勾搭上了黄浚的儿子、外交部副科长黄晟,然后又来了个一仆二主,把黄浚也拉下了水。他们为南造云子提供了吴淞口要塞司令部呈报国防部的扩建炮台计划,情报详细到炮位的设置、秘密地道的图纸、七十座碉堡的坐标,都一点不差。

  据南造云子招供,除了黄家父子,她还勾搭上了孔祥熙、孙科……审到这里,军统特工们不敢再问下去了——再问,没准而南造云子把“委座”也牵扯进来了。

  军统不敢深问,只好将案情上报,上面批复:“黄浚、黄晟以卖国罪判处死刑,公开枪决,南造云子判处无期徒刑,其他日谍判处有期徒刑。”

  按照国际惯例和战时条例,抓到敌方间谍,一般都是审讯后直接处死,但是不知道老蒋是咋想的,居然只判了头号日谍无期徒刑,其他小日谍,连无期徒刑都没判。

  黄浚黄晟被拉出去枪毙了,南造云子却神秘地逃掉了,跟她一起逃掉的,还有金马利、井田秀夫等同案犯——一下子跑了七个日谍,这件事被军统视为奇耻大辱,但也只能打掉牙齿和血吞:要是没有大人物庇护,南造云子就跟黄家父子黄泉路上做鸳鸯去了,要是没有一大帮大人物暗中帮助,咋会一下子跑掉七个日谍?

  南造云子跑掉后根本就没有隐藏身份,而是到了上海日军特务机关当了特一课课长,戴笠几次组织刺杀,都是无果而终,还赔上了好几个特工的性命。

  屡次行动失败,戴笠认为自己身边也出了奸细——这种怀疑不是没有道理的,搞行动的万里浪、电讯专家李开峰(电视剧《潜伏》中被余则成刺杀的李海丰)后来都投敌了。

  为了确保万无一失,戴笠制定了一个“眼镜蛇计划”,该计划不以抓捕为目的,而是远距离多重狙杀——三个特工三枝枪,从三个角度用达姆弹(俗称“开花弹”、“入身变形子弹”、“扩张型”子弹)射击,打光子弹为止,只要死女谍不要活南造!

  直到1942年4月,“眼镜蛇行动组”才找到了最佳时机:志得意满的南造云子逐渐放松了警惕,居然敢只带着一两个卫兵出去逛街喝咖啡了。

  在法租界霞飞路(今上海)的百乐门咖啡厅门口,南造云子穿着中式旗袍走下轿车,藏在暗处的三名“眼镜蛇”闪电般出手,一边射击一边往前冲,打光子弹后掉头就跑,等到大批鬼子宪兵赶到的时候,南造云子已经变成了竹编筛子,还没拉到医院就咽气了——南造云子被击毙的那一年,刚好三十三岁。

  日军第一女谍南造云子被击毙,按理说“眼镜蛇行动队”队员每人至少能得到五万大洋的奖金(总奖金二十万元),可是负责这类事情的军统局总务处少将处长沈醉居然毫不知情,在回忆录中也是只字不提,这就不能不令人感到困惑了——要不是一些不可说出姓名的人写了一些不可说出书名的回忆录(那些人逃过海去了,书名也不适合公布,因为咱们这里不让卖),很多人甚至不知道南造云子的存在。

  南造云子被达姆弹打成了破烂筛子,她曾经把多少蒋系高官拉下水,也就成了一个永远的未解之谜,也许再过三五十年,更多的解密文件出现,大家才能知道戴笠军统眼镜蛇行动队猎杀日军第一女谍的时候,为何只要死得不要活得了……

织梦CMS官方 DedeCMS维基手册 织梦技术论坛
Power by DedeCms